竹之始生,一寸之萌耳。

有时候突然想起
用夏天冰凉的啤酒罐
去悄悄地触碰你的手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呢

趁月色正浓
还想梦到你的样子
流过的泪
还有你的柔情
全部都不想忘记,可是

到了明天
一定会消逝吧
美丽的残影慢慢地融化
直至消逝

我已将你捂热
快睡吧被子
独自在家
一万个对不起
将你妥帖放进柜子是错
将你从早晾晒到黄昏是错
将你硬摸出棱角是错
将你换一身衣是错
不再那样爱

被子说那就无甚反弹
只七小时的取暖
换不来年年
何来求欢

并非沉入海底
换而化身为海
突破水汪的一切
这件不再可能的事
试图被蒸发殆尽
一场又一场的暴雨使海水更甚
不再悲伤
已化身为悲伤
不再虚无
已是虚无本体

时间不早了可我一刻也不想离开你,

一刻也不想离开你可时间毕竟是不早了。

我们终于然,终于否
已正起锚航向永恒
待到其一死
另一犹生
……
我们将合成没有墓碑的神

猴子们秋游去了
我拖着残损的老腿在办公室晃荡

挂耳 九曲红梅
一壶壶的水接着烧
打印机修理了一万次还是吐不出纸
折来的桂花在乱花丛中隐隐香
清闲二字
原是偷来的

与其说“你变了”,不如说“原来如此”。
I hurt you,you hurt me back,that's how love could be.

少有人是冲着分手去相恋的,永远这个词廉价又廉价。外界的阻碍让人头脑发热,还未想清,先跑去护卫。

以前你是宝,现在不是了,对不起。
任性也好,胡闹也罢,账还是算得清。
一厘一厘。

丧失信心是一瞬间的事。对婚姻的乐观态度迷失在一片悲然中,偶尔闪闪光,心中一甜。大部分时候则是将自己武装到脚趾,一副失无可失的模样。

回过头来,也只能笑笑身后空荡荡。

在能够给予自己欢愉的一切事物之前暴露自己。享乐才是正经事。

“逛展览是一个非常神奇的事情。哪怕一群人一起去,最后依然会因为不同的观赏爱好和节奏,变成一个个独立的个人。”

“头脑风暴确实会给你很多想法,但最后临门一脚的灵感,一定是一个人时得出的。”

…and once again thanks for listening and hearing and even seeing the smallest details of my soul.

穿越风雪 当所有人都离场

我将是你一睁眼便看到的人

卡夫卡:

善在某种意义上是绝望的表现。

我:

我想到一个,哦不,很多人。

初夏的新裙子
缤纷世界的风
迷幻混乱的大森靖子

他们嘴里说的最新款
才不是什么在意的东西

叔叔的头摇得使劲又使劲
却是唯一没喝酒的人
比起烂醉如泥还故作矜持
更值得人尊敬

结尾是诗
Don't you know me
Don't you know me by now.

不要站在我的墓前为我哭泣 我不在那里 我不曾睡去

我是万千呼啸的风 飞过白雪皑皑的诺森德

我是柔和细腻的雨 洒落西部荒野的金色稻田

我是清幽安静的晨 弥漫在绿色茂盛的荆棘谷

我是威武雄壮的鼓 踏过无限草原纳格兰

我是温暖闪耀的星 照耀达纳苏斯的静谧长眠

我是歌唱的鸟 我存在于一切的美好

不要站在我的墓前为我哭泣 我不在那里 我从未离去

你自己在鲜花中了然无事地走了,而我呢

1 / 16

© 萌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