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耳

竹之始生,一寸之萌耳。

你自己在鲜花中了然无事地走了,而我呢

2017-04-19

在五十岁的当口艾伦心脏出了状况。

每当她感觉到那颗奇怪的悸动的心,

他都会给她一粒药片,然后两人拥抱,

直到那颗心停止乱跳。很多次,很多药。

就像魔法曾经灌注,充满,最终会腾出空间,

一天艾伦的心脏狂跳,

绞痛然后彻底停转。伯恩斯无法相信这一切,

他对医生说:“但是我还剩下一些药片没有用完。”

2017-04-04

我听见风的声音。肚子咕噜咕噜地叫着,卖火柴的小女孩一样的亮光,闭上眼就能看见了。男人都是靠不住的,女人也一样。

奇怪地跟组长说着奇怪的话,人生是一直这么艰难吗,还是越来越艰难。开心的样子就够了,没有人会喜欢愁眉苦脸的,示弱也要笑着才行,对不对。

2017-03-20

柑橘

嘴中是混杂着柑橘、提子的烈性炸弹,被人投食的快感应如是。难眠的夜,在书桌上堆砌起纸质堡垒,菲茨杰拉德望着那盏绿灯,在我身旁伫立了一个晚上,我不时转头望着正在写作的茨威格,这时的他还没开始写绝命书,他抚摸着花筒中枯萎又重生的白玫瑰,想念起不在枕边的女人。

写的什么,我问他。

永恒,他说,并没有抬头。

仰望圆桌底流动不止的木质花纹,随手放生一条鱼在这旋律之上。对面的女孩一言不发,我的耳朵始终聆听,微笑从她嘴角卸下,从未想过真实可以这样明目张胆,沉默着的我的女孩,此刻闪过你脑海中的,是漆皮夹克,还是那讳莫如深的吻。

小心翼翼走出每一步,没有休止的徘徊,宁静的初雪成为孤独者狂欢开始的礼赞。我的...

2017-02-28

人生啊

爱不到想爱的人

2017-02-28

那天晚上,整个哈德孙河流域都在下雨。那条像海一样宽阔的河流,两岸的码头淋得湿漉漉的,波基普西的轮船登陆处淋得湿漉漉的,源头的裂岩湖淋得湿漉漉的,范德威克山也淋得湿漉漉的。

我们懂得怎么消磨时间——我们磨磨蹭蹭,溜溜达达,东张西望,找一些老式的刺激,其实还有什么刺激呢?我们懂。

2017-02-05

Sol LeWitt in response to Eva Hesse

Dear Eva,

It will be almost a month since you wrote to me and you have possibly forgotten your state of mind (I doubt it though). You seem the same as always, and being you, hate every minute of it. Don’t! Learn to say “Fuck You” to the world once in a while. You have every right to. Just stop thinking...

2017-02-04

餐桌上,冰块或是气泡让水不再那么无聊,但我喜欢水的无聊。

我没有等过永远不会来的火车和飞机,但是对人,是有的。

我拿死亡开玩笑。我不爱自己。我不讨厌自己。我忘不掉去忘记。我不相信撒旦存在着。

十五岁是我生命的中间,无论我的死亡日期是什么。我相信在生命之后还有一个生命,但是死亡之后没有另一个死亡。

我希望人们在我的墓碑上刻下这句墓志铭:“一会儿见。”

2017-01-22

City of stars
Are you shining just for me?
City of stars
There's so much that I can't see

It's love
Yes, all we're looking for is love from someone else
A rush
A glance
A touch
A dance
A look in somebody's eyes

2017-01-19
1 / 15

© 萌耳 | Powered by LOFTER